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新闻动态
恩佐如花美眷似水流年

类别:公司新闻   发布时间:2020-11-22 10:18:11   浏览:

陶醉在春天的湖光山色里,揽一抹晚霞的粉红,享一米暖和的阳光,沉醉在百花争艳的芬芳里。衣着一条白色纱裙,穿过绿色的木林,向茉莉花丛走去。一大片白色的茉莉,与凉凉的春风来一场春天般温顺的华尔兹。

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

  悄悄的,走在绿白相间的花丛中,哼一首《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》,伸出双手,觉得风的温顺。那些诱人心爱的茉莉花,花瓣鲜嫩洁白,像胖嘟嘟的婴儿的小手,在风中轻盈的摇晃。

  情不自禁地,弯下腰来,伏身亲吻这心爱的小东西。一阵阵淡淡的茉莉花香迷醉了我的心田。茉莉花,让我的身体顿时轻盈起来,似乎我曾经与它的香气融为一体,我的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毛孔,似乎都浸透着这种醉人的芬芳。

  茉莉花,清纯真白,气息香远,它就是一位衣着白纱裙,在丛林中缓步遨游的女子,心肠纯厚,洁白无暇,晶莹剔透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娇美怡人,芳香悠远,暗香盈袖。

  夏天雨后的风微凉,天空一碧如洗,柳树对镜梳花黄,四周的不知名的野花都用力睁开了双眼,白的、红的、粉的、紫的,令人头昏眼花。整个荷塘,在大雨中洗了个痛快的澡。早上的空气,格外的清爽,整个荷塘,一片奄奄一息。

  荷叶田田,一片连着一片,一波接着一波,随风荡漾。那些散落在荷叶上的露珠,像天上掉落的钻石,晶莹透亮,闪闪发光。荷花亭亭玉立,香体凝脂,轻轻一笑足以倾城。

  有的呈粉红色,含苞待放,像豆蔻少女,躲在深闺的门帘后,红着脸偷看钟意的男子;有的白中透红,芳香四溢,引来蜜蜂蝴蝶力争上游的追求;有的如莲一样文雅的张开了纯白的花瓣,似乎是衣袂飘飘的仙女,来到人世圣湖里洗澡。

  荷花,幽香暗涌,温顺似水,婀娜多情,文雅静谧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唇红齿白,心肠纯真,文雅大方,妩媚动人,在红尘中不染尘埃,虽不食人世烟火,却永远坚持一种宁静悠远的心境。

  秋风萧瑟,秋花仍然盛放。窗外的杜鹃,开得格外繁华。开得五彩缤纷,烂漫如青年女子热恋的情怀。笑容着,向秋花烂漫处走去,身穿一身粉红色长裙,秋风吹起了我的乌发,而我的发间,却弥漫着杜鹃的芳香。

  湖面上一大片盛放的杜鹃,像在熄灭的深红的火焰,又像成千上万只蝴蝶编织成的香妃的床。那些香艳的杜鹃,鲜艳而不自大;气质浓烈而不失刚柔;气场磅礴而不盛气凌人。

  杜鹃花开,盛世满人世。那一朵朵奇艳无比、绮丽沉着的杜鹃,熄灭着本人的青春、本人的美丽。在秋花繁盛的时节,它的开放,绝不输给大气的秋菊、如紫色银河般流淌的大片月季和妩媚的海棠。

  杜鹃花,有本人的共同个性。它总是在熄灭着本人,美丽着人世。它把最丰厚的情感,最高昂的斗志,最绚烂的花开贡献给秋天,为枯叶飘飘的秋天添加了活力和生机。杜鹃,弥漫着最激烈的颜色,展现着最浓烈的风采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刚柔并济,不吝惜本人的美貌,把最诱人的芳香带进单调的秋季。

  冬雪飘飘,北风萧萧。青松也结了霜,大地白茫茫一片,只剩寒梅单独开。穿一身红色的棉袄,戴着厚厚的帽子,伸手,去觉得雪花的温度。雪花虽轻盈飘逸,冰雪世界里固然也有精灵,可它转身就化作水滴,消逝在手掌。

  那雪中的寒梅,小小的一朵,却接受着整个寒冬的侵袭。它看上去娇小懦弱,可只要那一点红超越了生命的极限,用最顽强的意志打败风雪,为单调的白色世界带来一线活力。

  假如严冬是茫茫大漠,那么那一点红就是沙漠里的一滴水,给人希望,让人无畏,教人生存。适者生存,优胜劣汰,这是大自然的规律。雪中一枝梅,严寒单独开。它把最美丽的一面,与雪花比美;它把最顽强、最有力气的一面与寒冬对立。

  寒梅,有着高尚的品德、刚强的毅力、坚韧的斗志,即便天地万物化为虚有,它也是最美、最强的生命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在严冬里兀自开放,兀自生香、兀自顽抗、兀自发光。

  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具有茉莉的纯真芬芳、飘着夏荷的文雅香气、熄灭杜鹃的火红气息、分发着寒梅的顽强芳香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在春天里轻舞飞扬,在夏天里宁静致远,在秋天里如火如荼,在冬天里活色生香。

  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在人生的四季里,飘散着不同的芬芳,在人生的不同阶段,展现不同的风采,只需本人努力地发光、发热,吐显露本人最真实的香气,置信,无论在哪个时节,都能做到本人的最美。


搜索